<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track id="fcjtq"><em id="fcjtq"></em></track>
  • <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legend id="fcjtq"><li id="fcjtq"></li></legend>
      1. <span id="fcjtq"><output id="fcjtq"><nav id="fcjtq"></nav></output></span>

      2. <samp id="fcjtq"><center id="fcjtq"></center></samp>
      3.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搜神后記·卷四的原文及翻譯

        古籍 時間:2018-07-03 我要投稿
        【www.qb552.com - 古籍】

          卷四

          作者:陶淵明

          晉時,東平馮孝將為廣州太守。兒名馬子,年二十余,獨臥廄中,夜夢見一女子,年十八九,言:“我是前太守北海徐玄方女,不幸早亡。亡來今已四年,為鬼所枉殺。案生錄,當八十余,聽我更生,要當有依馬子乃得生活,又應為君妻。能從所委,見救活不?“馬子答曰:“可爾。“乃與馬子克期當出。至期日,床前地,頭發正與地平,令人掃去,則愈分明,始悟是所夢見者。遂屏除左右人,便漸漸額出,次頭面出,又次肩項形體頓出。馬子便令坐對榻上,陳說語言,奇妙非常。遂與馬子寢息。每誡云:“我尚虛爾。“即問何時得出,答曰:“出當得本命生日,尚未至。“遂往廄中,言語聲音,人皆聞之。女計生日至,乃具教馬子出己養之方法,語畢辭去。馬子從其言,至日,以丹雄雞一只,黍飯一盤,清酒一升,醊其喪前,去廄十余步。祭訖,掘棺出,開視,女身體貌全如故。徐徐抱出,著氈帳中,唯心下微暖,口有氣息。令婢四人守養護之。常以青羊乳汁瀝其兩眼,漸漸能開,口能咽粥,既而能語。二百日中,持杖起行,一期之后,顏色肌膚氣力悉復如常,乃遣報徐氏,上下盡來。選吉日下禮,聘為夫婦。生二兒一女:長男字元慶,永嘉初,為秘書郎中;小男字敬度,作太傅掾;女適濟南劉子彥,征士延世之孫云。

          干寶字令升,其先新蔡人。父瑩,有嬖妾。母至妒,寶父葬時,因生推婢著藏中。寶兄弟年小,不之審也。經十年而母喪,開墓,見其妾伏棺上,衣服如生。就視猶暖,漸漸有氣息。輿還家,終日而蘇。云寶父常致飲食,與之寢接,恩情如生。家中吉兇,輒語之,校之悉驗。平復數年后,方卒。寶兄嘗病氣絕,積日不冷。后遂寤,云見天地間鬼神事,如夢覺,不自知死。

          晉太元中,北地人陳良與沛國劉舒友善,又與同郡李焉共為商賈。后大得利,焉殺良取物。死十許日,良忽蘇活,得歸家。說死時,見友人劉舒,舒久已亡,謂良曰:“去年春社日祠祀,家中斗爭,吾實忿之,作一兕于庭前,卿歸,豈能為我說此耶?“良故往報舒家,其怪亦絕。乃詣官疏李焉而伏罪。  襄陽李除,中時氣死。其父守尸。至于三更,崛然起坐,摶婦臂上金釧甚遽。父因助脫,既手執之,還死。婦伺察之,至曉,心中更暖,漸漸得蘇。既活,云:“為吏將去,比伴甚多,見有行貨得免者,乃許吏金釧。吏令還,故歸取以與吏。吏得釧,便放令還。見吏取釧去。“后數日,不知猶在婦衣內。婦不敢復著,依事咒埋。

          鄭茂病亡,殯殮訖,未得葬,忽然婦及家人夢茂云:“己未應死,偶悶絕爾,可開棺出我,燒車缸以熨頭頂。“如言乃活。

          晉時,武都太守李仲文在都喪女,年十八,權假葬郡城北。有張世之代為郡。世之男字子長,年二十,侍從在廄中,夜夢一女,年可十七八,顏色不常,自言:“前府君女,不幸早亡。會今當更生。心相愛樂,故來相就。“如此五六夕。忽然晝見,衣服薰春殊絕,遂為夫妻,寢息衣皆有污,如處女焉。后仲文遣婢視女墓,因過世之婦相聞。入廄中,見此女一只履在子長床下。取之啼泣,呼言發冢。持履歸,以示仲文。仲文驚愕,遣問世之:“君兒可由得亡女履耶?“世之呼問,兒具道本末。李、張并謂可怪。發棺視之,女體已生肉,姿顏如故,右腳有履,左腳無也。自爾之后遂死,肉爛不得生矣。“萬恨之心,當復何言!“涕泣而別。  魏時,尋陽縣北山中蠻人有術,能使人化作虎。毛色爪牙,悉如真虎。鄉人周眕有一奴,使入山伐薪。奴有婦及妹,亦與俱行。既至山,奴語二人云:“汝且上高樹,視我所為。“如其言。既而入草,須臾,見一大黃斑虎從草中出,奮迅吼喚,甚可畏怖。二人大駭。良久還草中,少時,復還為人,語二人云:“歸家慎勿道。“后遂向等輩說之。周尋得知,乃以醇酒飲之,令熟醉。使人解其衣服及身體,事事詳悉,了無他異。唯于髻發中得一紙,畫作大虎,虎邊有符,周密取錄之。奴既醒,喚問之。見事已露,遂具說本末云:“先嘗于蠻中告糴,有蠻師云有此術,乃以三尺布,數升米糈,一赤雄雞,一升酒,授得此法。“

          魏清河宋士宗母,以黃初中夏天于浴室里浴,遣家中子女闔戶。家人于壁穿中,窺見浴盆中有大黿。遂開戶,大小悉入,了不與人相承當。先著銀釵猶在頭上。相與守之涕泣,無可奈何。出外去,甚駛,逐之不可及,便入水。后數日,忽還。巡行舍宅,如平生,了無所言而去。時人謂士宗應行喪,士宗以母形雖變,而生理尚存,竟不治喪。與江夏黃母相似。

          譯文

          作者:佚名

          晉朝時,東平有一個人叫馮孝,將要去任廣州太守。他的兒子名字叫馬子,年齡二十來歲。有一天馬子獨自在馬棚里睡著了,夜間在夢中見到一個女子,年齡十八九歲。那女子說:“我是前任太守北海人徐玄方的女兒,不幸早早夭折,死亡至今已經有四年了,是鬼把我冤殺的。按陰間生死簿的記錄,我應該活到八十來歲。如果我聽憑生死簿的記錄再活過來,就要依靠遇到一個叫馬子的人才能生還,還要成為這個人的妻子。你能夠答應我的托付,把我給救活嗎?”馬子回答道:“可以。”于是。她就與馬子定下了把她救出陰間的日期。到了商定的那天,馬子在床前發現有頭發正好嵌在地平面里,就叫人來掃去,頭發卻越掃越分明,他才頓時想起這是自己所夢見的那個女子的頭發。于是他就叫左右的人離開房間,地上就漸漸地顯露出了那女子的前額,隨后顯露出頭部面容,接著又顯露出雙肩、頸項和整個身軀。馬子就讓她在對面的矮床上坐著,那女子訴說的話語,非常神奇美妙。于是那女子就同馬子一起睡覺休息,還反復告誡馬子說:“我現在還只是一個虛幻的人。”馬子隨即問她什么時候能夠走出陰間,那女子回答說:“要等到我的生日那天才能出來,現在還沒有到時間。”于是那女子就到馬棚里去了,她說話的聲音,馬子的家人都聽見了。那女子計算自己的生日到了,就把自己如何出來和養護的方法全部教給馬子,交代完畢之后就辭別而去。馬子依照那女子的交代,到了女子的生日這天,用一只紅公雞、一盤黃黏小米飯、一升清酒,在她埋葬的墳前也就是離馬棚十來步的地方祭祀。祭祀儀式完成后,挖出棺材,打開一看那女子的身體容貌完全和生前一樣。馬子慢慢地把她抱出來,安置在氈帳中,此時她的心口下有微弱的體溫,嘴里有了氣息。馬子叫四個婢女守護和養護那女子,時常用青羊的乳汁滴在她的雙眼上,她的眼睛就漸漸地可以睜開了,嘴里也能喝稀粥了,進而能夠說話了。這樣經過了二百天,那女子就能夠手持拐杖起來行走了。經過一年之后,那女子的臉色、肌膚、氣力全都恢復了正常。于是馬子就派家人把情況告知徐家,徐家上下所有人全都來到馬子家,選擇良辰吉日下了聘禮定了親,兩人結為了夫妻,他們生育了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長子名叫元慶,在永嘉初年官至秘書郎中;次子名叫敬度,官至太傅掾;女兒嫁給了濟南的劉子彥,據說他是不愿意應朝廷征召去當官的征士劉延世的孫子。

          干寶,字令升,其祖先是新蔡縣人。他的父親干瑩,有一個很寵愛的小妾。他的母親對此非常嫉妒,在干寶的父親去世下葬的時候,因此而把這個小妾推進墓坑活埋了。干寶和兄弟們那時年紀都很小,沒有留意到這事。過了十年之后干寶的母親去世,打開父親的墳墓合葬進去,卻看見父親的小妾伏在棺材上,所穿的衣服還與生前一樣。干寶上前探視發覺她的身子還有體溫,漸漸地又有了氣息,就用車子把她運回家,過了一整天就蘇醒了過來。小妾說在墳墓里干寶的父親經常給她飲食吃,與她一起睡覺擁抱,恩愛之情和生前一樣。家中所發生的吉利和不吉利的事情,小妾都一一說得出來,檢驗起來都很靈驗。小妾平穩康復了數年后才去世。干寶的哥哥也曾患病氣絕身亡,但身體多日不涼,后來又活過來了,他說看到了天地之間鬼神的事情。他就像從睡夢中醒來,自己不知道曾經死過。

          襄陽郡有個叫李除的人,染上了時氣病死去了。他的妻子為他守靈,到了三更時分,他突然坐了起來,飛快地奪取妻子手臂上的金手鐲。妻子因此急忙脫掉手鐲,雖然他手握著了手鐲,但又死過去了。妻子守候觀察丈夫,剛到天亮時,丈夫的心口變得暖和起來,漸漸地得以蘇醒。丈夫既已活了過來,對妻子說:“我被鬼卒帶去陰間,那里與我同樣的人很多。我看見有的人賄賂鬼卒得以免死,就許諾把金手鐲送給鬼卒。鬼卒答應我生還,所以我就回來拿金手鐲送給了鬼卒。鬼卒得到了金手鐲,就把我放了回來。我看見鬼卒得了金手鐲后就離開了。”以后的幾天里,丈夫不知道金手鐲還在妻子的衣袋里。但妻子不敢再戴上它,就依照丈夫講述的事發誓把金手鐲埋掉了。

          鄭茂患病死亡,已經殮完了尸體放進了棺材,還沒有下葬。忽然他的妻子以及家人都夢見鄭茂在說:“我還不應該死亡,只不過是偶然胸悶憋斷了氣而已,可以打開棺材把我弄出來,把燒熱的車釭用來熱敷我的頭頂。”家人照著做了之后,他果然就活過來了。

          魏朝時期,尋陽縣北山中的土著人有一種法術,能把人變成老虎,其皮毛、花紋、爪子和虎牙,都與真老虎一樣。鄉里一個叫周畛的人有一個奴仆,被主人派進山中打柴。這個奴仆有妻子和一個妹妹,也與他一同進山去。進入山中,奴仆就對她們兩人說:“你們暫且爬到高大的樹上去,看我所做的行為。”兩人就按照他的話爬上了樹,奴仆隨即鉆進了草叢之中。不一會兒,只見一只大黃斑紋老虎從草叢中竄了出來,兇猛快捷大聲吼嘯,讓人非常恐懼害怕,她們兩人驚恐萬狀。老虎過了好一會兒才回到草叢中去,不一會變回人形。奴仆對她們兩人說:“回到家中切不可對別人說這事。”但后來她們還是向同輩人說出了這事。周畛很快就知道了,就用烈酒叫奴仆喝,使奴仆喝得爛醉。周畛叫人解開奴仆的衣服直至赤身裸體,對其所有的衣服和身體各部位仔細察看,沒有發現一點異常。唯一在奴仆的發髻中發現一張紙,上面畫有老虎,老虎旁邊有符咒,周畛偷偷拿去抄錄下來。奴仆醒來后,周畛就叫來盤問。奴仆見事情已經暴露,于是才說出了來龍去脈:“以前我曾經在土著人中去買糧食,有個土著法師說有這種法術。于是我就用三尺布、數升祭神的精米、一只紅公雞、一升酒,換得他傳授了這種法術。”

          魏朝時期清河國人宋士宗的母親,于黃初年間的一個夏天在浴室里洗澡,叫家中的兒女們把門窗都關上。家人通過墻壁上的小孔窺視,看見浴盆的水中有一只很大的鱉。于是就打開房門,全家老少一同走進房間,只看見浴盆中的母親已完全不是人的模樣,只是原先的銀釵還插戴在頭上。全家人你看我我看你守著浴盆哭泣,不知道怎么辦。變成大鱉的母親爬到屋外去,走得很急速,全家人都追趕不上,大鱉就進入了河水中。幾天之后,大鱉忽然回來,圍繞著房屋住宅邊走邊看,就像往常一樣,什么話都沒有說就離開了。當時的人們都說宋士宗應該舉辦喪禮,而宋士宗以母親身形雖然改變但生命還存在為由,就是不舉辦喪禮。這件事與江夏郡一個黃姓人的母親很相似。

        熱門文章
        夜夜撸2019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