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track id="fcjtq"><em id="fcjtq"></em></track>
  • <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legend id="fcjtq"><li id="fcjtq"></li></legend>
      1. <span id="fcjtq"><output id="fcjtq"><nav id="fcjtq"></nav></output></span>

      2. <samp id="fcjtq"><center id="fcjtq"></center></samp>
      3.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虞美人波聲拍枕長淮曉翻譯賞析

        古籍 時間:2019-08-04 我要投稿
        【www.qb552.com - 古籍】

          《虞美人·波聲拍枕長淮曉》作者為宋朝文學家蘇軾。其全文如下:

          波聲拍枕長淮曉,隙月窺人小。無情汴水自東流,只載一船離恨別西州。

          竹溪花浦曾同醉,酒味多于淚。誰教風鑒在塵埃?醞造一場煩惱送人來。

          【前言】

          《虞美人·波聲拍枕長淮曉》此詞為公元1084年(元豐七年)冬作者至高郵與秦觀相會后,于淮上飲別之詞。詞中反映了蘇、秦兩人的深摯情誼。

          【注釋】

          ⑴虞美人:此調原為唐教坊曲,初詠項羽寵姬虞美人,因以為名。又名《一江春水》、《玉壺水》、《巫山十二峰》等。雙調,五十六字,上下片各四句,皆為兩仄韻轉兩平韻。古代詞開始大體以所詠事物為題,配樂歌唱逐漸形成固定曲調,后即開始名為調名即詞牌。《虞美人》即是如此。[2]

          ⑵長淮:指淮河。

          ⑶隙月:(船篷)隙縫中透進的月光。

          ⑷汴水:古河名。唐宋時將出自黃河至淮河的通濟渠東段全流統稱汴水或汴河。

          ⑸西州:古建業城門名。晉宋間建業(今江蘇南京)為揚州刺州治所,以治事在臺城西,故稱西州。《晉書·謝安傳》謂安死后,羊曇“輟樂彌年,行不由西州路……不覺至州門,左右白曰:‘此西州門。’曇悲感不已。”

          ⑹風鑒:風度識見,也指對人的觀察、看相。這句意謂:誰使得秦觀這樣為我所賞識的優秀人才卻被淪落、埋沒。

          【翻譯】

          飲別后歸臥船中,只聽到淮水波聲,如拍枕畔,不知不覺又天亮了。從船篷縫隙中所見之殘月是那么小。汴水無情,隨著故人東去;而我卻滿載一船離愁別恨,獨向西州。

          竹溪的花圃之間,你我曾經一同大醉,當日歡聚暢飲時的情誼勝過了別后的傷悲。你這樣優秀的人才怎能會淪落、埋沒在俗世中呢?想起此事,新的煩惱又不禁擾人而來。

          【鑒賞】

          此詞為公元1084年(元豐七年)冬作者至高郵與秦觀相會后,于淮上飲別之詞。詞中反映了蘇、秦兩人的深摯情誼。

          起二句,寫淮上飲別后的情景。秦觀厚意拳拳,自高郵相送,溯運河而上,經寶應至山陽,止于淮上,途程二百余里。臨流帳飲,惜別依依。詞人歸臥船中,只聽到淮水波聲,如拍枕畔,不知不覺又天亮了。著一“曉”字,已暗示一夜睡得不寧貼。“隙月”,指船篷罅隙中所見之月。據王文誥《蘇文忠公詩編注集成·總案》載,蘇軾于冬至日抵山陽,十二月一日抵泗州。與秦觀別時當在十一月底,所見之月是天亮前從東方升起不久的殘月,故“窺人小”三字便形容真切。“無情汴水自東流,只載一船離恨向西州”,二語為集中名句。汴水一支自開封向東南流,經應天府(北宋之南京,今河南商丘)、宿州,于泗州入淮。蘇軾此行,先由淮上抵泗州,然后溯汴水西行入應天府。流水無情,隨著故人東去,而自己卻載滿一船離愁別恨,獨向西行。“無情流水多情客”(《泛金船》),類似的意思,蘇詞中也有,而此詞之佳,全“載一船離恨”一語。以水喻愁,前人多有,蘇軾是詞,則把愁恨物質化了,可以載船中,逆流而去。這個妙喻被后人競相摹擬。李清照《武陵春》詞:“只恐雙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聲名竟出蘇詞之上。

          “西州”,龍榆生《東坡樂府箋》引傅注以為揚州,其實詞中只是泛指西邊的州郡,即東坡此行的目的地。

          過片二句,追憶當年兩人同游的情景。公元1079年(元豐二年),東坡自徐州徙知湖州,與秦觀偕行,過無錫,游惠山,唱和甚樂;復會于松江,至吳興,泊西觀音院,遍游諸寺。詞云“竹溪花浦曾同醉”,當指此時情事。“酒味”,指當日的歡聚;“淚”,謂別后的悲辛。是年端午后,秦觀別東坡,赴會稽。七月,東坡因烏臺詩案下詔獄,秦觀聞訊,急渡江至吳興詢問消息。以后幾年間,蘇軾居黃州貶所,與秦觀不復相見。“酒味多于淚”,當有感而發。末兩句故作反語,足見真情。“風鑒”,指以風貌品評人物。吳處厚《青箱雜記》卷四:“風鑒一事,乃昔賢甄識人物拔擢賢才之所急。”東坡對秦觀的賞拔,可謂不遺余力。公元1074年(熙寧七年),東坡得讀秦觀詩詞,大為驚嘆,遂結神交。三年后兩人相見,過從甚歡。后屢次向王安石推薦秦觀。可見文人高士之友誼實非常人可比。

        熱門文章
        夜夜撸2019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