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track id="fcjtq"><em id="fcjtq"></em></track>
  • <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legend id="fcjtq"><li id="fcjtq"></li></legend>
      1. <span id="fcjtq"><output id="fcjtq"><nav id="fcjtq"></nav></output></span>

      2. <samp id="fcjtq"><center id="fcjtq"></center></samp>
      3.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揚州慢》語文教案范文

        教案 時間:2019-08-03 我要投稿
        【www.qb552.com - 教案】

          [教學目標]

          1、初步了解宋詞的特點。

          2、具體領會宋代幾位著名詞人作品的風格。

          3、豪放派和婉約派的特點。

          [教學重點]

          體會李白浪漫主義創作方法的基本特點;

          [教學難點]

          鑒賞不同風格的詞作品。

          [教學方法]

          朗讀法,問答法,討論法

          [課時安排]

          一課時

          [教學過程]

          一、作者簡介:

          中國文學史上,宋詞和前代的唐詩,后代的元曲,都分別是代表一個時代的文學樣式。宋詞按時代分為北宋、南宋兩個時期;按流派,習慣上又分為豪放、婉約兩派。豪放派的代表作家是蘇軾和辛棄疾,婉約派(也稱格律派)在北宋的代表是柳永,在南宋的代表,前期是女詞人李清照,后期則推姜夔。《揚州慢》便是姜夔的代表作。

          姜夔,字堯章,自號白石道人,鄱陽(今江西波陽)人,南宋著名詞人,音樂家。少年時期流寓湘、鄂間,后移往湖州(今浙江),漫游蘇、杭、維揚等地,與范成大、楊萬里、辛棄疾等人交往。這對他在詩詞藝術的發展上頗有影響。他具有多方面的才能:

          善書法,精音樂,在詞壇上屬婉約派。他主張嚴謹的格律和章法,反對油腔滑調,不寫淫詞穢語;在文學上刻意求工而不流于浮艷輕靡,對后世有較大影響。他屢試不中,沒有做過官,一生過著清客生活。正因為他托身權貴門下,生活閑適,和當時的社會現實相脫離,以致視野不闊,情調低沉,這在他的詩詞中有明顯的反映。著有《白石道人詩集》

          在姜夔生活的年代里,南宋小王朝國勢危弱,長江以北的淮河一帶已成為荒蕪的邊地。但大多數的士大夫卻只顧宴飲逸樂,不思恢復。在詞人早期直至晚年的部分作品中,能針對這種情況,反映了一定的愛國精神和不滿現實的思想,特別是晚年時,他那力主恢復,同情淪陷區人民的思想傾向較之早期作品有進一步的發展。

          在南宋詞壇上,姜夔、辛棄疾、吳文英鼎足而三,成為“清空”詞派的代表作家,在宋詞的發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留有《白石詞》,其中有十七首附有旁譜,這是宋詞中僅存的樂譜。

          姜夔的詞,常有小序,提示寫作緣由和主旨,大都語言精練,文筆優美,一散一韻,值得并讀。

          二、背景簡介:

          揚州,自從隋代伊始,開鑿運河之后,成為了南北運輸的要道,商賈云集,珠簾十里。而南宋王朝南渡后,金人屢次渡淮,揚州變為殘破不堪。紹興三十一年(公元1161年),金人十萬鐵騎破揚州,大肆擄掠,“橫尸二十里”,破壞極其慘重。雖已時隔十五年了,但作者經過揚州時依然“薺麥青青”,瘡痍滿目,不禁追憶喪亂,“感慨今昔”,表露出對國家衰亡的悲痛。雖然情調凄愴,但有一定的現實意義。

          《揚州慢》是姜夔早期的代表作,抒發作者路過揚州時對國事悲涼痛惜的情緒。

          三、課文分析鑒賞

          淳熙丙申至日(2),予過維揚(3),夜雪初霽(4),薺麥彌望(5)。

          冬至這一天途經揚州下雪剛放晴滿眼都是薺菜和麥子

          入其城,則四顧蕭條,寒水自碧。暮色漸起,

          那就四下里看,一片蕭條景象獨有清冷的河水碧綠漸漸升起

          自:獨、獨自。意為天色漸漸晚下來

          戍角(6)悲吟。予懷愴然,感慨(于)今昔,因自度此曲。

          戍邊的號角悲鳴心里(十分)悲痛為今昔的變化而感慨于是創制曲調

          今昔:指今昔之變。

          千巖老人(7)以為有《黍離》(8)之悲也。

          認為國家昔盛今衰的痛惜傷感之情

          淮左(9)名都,竹西隹處(10),解鞍少駐初程(11)。

          淮水東面的名都亭(所在的)美好去處解下馬鞍稍作停留剛剛踏上征程

          少同稍,稍微。初程:開頭的一段路。左:古人在方位上以東為左。

          分析:起筆寫小駐“名都”揚州。本來作品主題的主調是感時傷亂,而起筆不寫揚州的荒蕪景象,卻著筆于憶舊:

          先點出“名都”,再借用杜牧的詩句(“誰知竹西路,歌吹是揚州。”)中的贊語,以“隹處”來點染,只八個字,概寫了昔日揚州的繁華。接下去,寫“解鞍少駐”既突出了對名城風華的仰慕,又表明憶舊是為了傷今。那么,概寫昔日揚州的繁華又為了什么呢?

          過春風十里(12),盡薺麥青青。

          經過(過去的)春風十里的揚州路全是青青的薺菜和麥子

          “薺麥青青”定語后置句

          分析:

          作者只用十個字概括了揚州浩劫之后的荒涼。一方面用“春風十里”和上句“竹西隹處”互相呼應,鋪敘昔日揚州的繁華,反襯今日揚州的荒涼;另一方面,用“盡薺麥青青”鋪寫荒涼景象,一個“盡”字,以夸張手法突出景物全非的思緒,情調低沉。同時“薺麥青青”的情景又和《詩經黍離》“彼黍離離”相吻合,從而真切地表達出對國家昔盛今衰的傷感,含義是豐富的。然而是誰造成這樣的荒涼呢?作者進一步揭示揚州變化的原因。

          自胡馬窺江去后(13),廢池喬木,猶厭言兵(1)。

          自從胡人的軍隊窺伺長江離去之后(只剩下)破壞的城池和幾株大樹(人們)還是厭惡談起(那場)戰爭

          喬木:古老的大樹。兵:戰爭。

          分析:

          很明顯,“春風十里”只剩“薺麥青青”,一切繁華景象,自是蕩然無存;“廢池喬木,猶厭言兵。”人們心情的沉重,也就可想而知了。作者觸景傷情,既怨外敵的入侵,又傷國勢的衰落,思想感情達到了一定的高度。也正因為這樣的原因,上闕的結句,感情更見沉郁。

          漸黃昏清角吹寒(2),都在空城。

          (天色)漸漸凄清的戍角在寒風中吹著全(塞滿)在一座空城

          分析:

          緊承上句,按時間的推移,景物的轉換,進而捕捉景物特色,借景以抒情。這里用“漸黃昏”渲染了沉郁的氣氛,與上文配合,使“黍離之感”更加濃烈;用“清角吹寒”增添了悲涼的色彩,同時與“猶厭言兵”相呼應,更見憂心忡忡!

          “都在空城”一個“都”字,突出了景況荒涼的幅度;“空城”一詞不僅寫出空蕩蕩的劫后慘象,滿目凄涼,不堪回首,而且對國事前途的渺茫,蘊蓄著無限的哀婉。

          上闕:小駐“名都”,感慨今昔。

          下闕緊承上闕,運用聯想對比,進一步抒發情懷。

          杜郎俊賞(3),算而今重到須驚(4)。

          杜牧善于游賞料想(他)今天重游到(此)(也)一定(大)驚

          分析:換個開頭,從杜牧身上落筆。為什么這樣寫?

          一方面,因為杜牧吟揚州繁華的詩篇為后世所傳頌;另一方面,正是扣合上文,以杜詩為背景,使昔日的繁華與眼前的衰敗作對比。作者的用意是贊杜郎,傷時世。“算而今”是以設想的形式抒發懷古傷今的感慨,又呼應上文的“竹西隹處”、“春風十里”,為盛衰之變作印證,痛惜“名都”的沉淪。

          縱(5)豆蔻(6)詞工,青樓(7)夢好,難賦深情。

          即使(他)(寫得)精巧(作得)(也)難以寫出(我此時悲愴的)深情

          分析:

          杜牧的《贈別》詩、《遺懷》詩是他題詠揚州的名作,這里用“難賦深情”翻進一層,加深了感慨;同時以杜牧自況,縱有滿懷風情,也不能不為名都殘破的哀怨所淹沒了,“黍離之悲”達到進一步的深化。緊接著,從設想轉入現實,推展開去,情景交融,情調更為凄清。

          二十四橋(8)仍在,波心蕩,冷月無聲。

          仍然存在水波蕩漾清冷的月亮,悄然無聲

          波心:河心,這里意為水波。

          分析:

          這里融情入景,以景襯情。特別是點化杜牧“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的詩意,融入新的境界,情意婉轉,娓娓動人。這里以“仍在”點出“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感慨,以“波心蕩,冷月無聲。”描摹名都的空寂寥落。其中一個“蕩”字勾聯名橋、冷月、,靜中有動,含情脈脈,似乎是在默無聲息中,如怨如慕,如泣如訴……,從而形象地襯寫了盛衰興亡的巨變,勾勒出一片凄清的景象。這景象和上闕的“黃昏”、“空城”互為呼應,融為一體。隨著時光的推移,景象愈寫愈凄涼,情感也越來越沉重了。這種層層深入的寫法,表達了作者深沉的憂國心情,結句也富于余味。

          念橋邊紅藥(9),年年知為誰生!

          想(那)的紅色芍藥不知年年為誰而生

          知:猶不知,肯定用為否定。年年:一年一年,年復一年。

          分析:

          結句仍以委婉的手法抒情,妙在聯想名都名花,化景物為情思,托名卉寄哀怨。從淺處看,空城寥落,紅色芍藥年年開放,竟無人觀賞,有“庭樹不知人去盡,春來還發舊時花。”(岑參詩句)的感慨,以點染當時揚州的荒寒。嘆名花“知為誰生”,進一步抒發了花開花落“人不知”的感慨。結句仍以黍離之悲收束。

          下闕:設想杜牧重來,難賦深情。

          四、小結:

          (一)、對本詞的評價:

          對“黍離之悲”的理解:

          所謂“黍離之悲”,即作品中的寄慨很深的家國之恨。《詩經王風黍離》“彼黍離離,彼稷之苗。行邁靡靡,中心搖搖。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悠悠蒼天,此何人哉!”《詩序》中稱:《黍離》,閔宗周也。周大夫行役至于宗周,過故宗周廟室,盡為禾黍,閔宗周之顛覆,彷徨不忍去而作是詩。”后來就用“黍離之悲”表示家國殘破之痛。詞的上、下闕各有側重,通篇與詞前小序結合,緊扣駐、看、聞、想以抒發“黍離之悲”并運用聯想把昔日的盛況反映今日的荒涼,構想巧妙,對比強烈,情景相生,色彩鮮明,加上作者又精通音律,注重詞法,寫來音調和諧,辭句精煉,委婉含蓄,結構嚴密,體現了婉約派的詞風。

          由于作者生活和思想的局限,情調過于低沉(可與辛棄疾的《京口北固亭懷古》對比)。

          (二)、兩首詞的比較:

          1、寓情于景,景中見情,余味無窮。(同)

          柳詞放筆直書,姜詞含蓄,“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

          2、姜詞:撫今思昔,虛實相生,意境深融。借詞造境(借杜牧詩句),對比反襯。

          柳詞:虛實相生,遠近相連,想象豐富,前后呼應。

          3、姜詞:隨意抒寫,音節諧婉,詞句精妙。自制曲

          柳詞:用前人詞調(詞牌)填詞,線索貫穿,自然流暢。

          (三)、作業:

          1、[思考和練習]:第二題、第三題

          2、背誦這首詞。

          3、自學《虞美人》(教唱《西安事變》插曲)、《鵲橋仙》、《一剪梅》

        熱門文章
        夜夜撸2019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