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track id="fcjtq"><em id="fcjtq"></em></track>
  • <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legend id="fcjtq"><li id="fcjtq"></li></legend>
      1. <span id="fcjtq"><output id="fcjtq"><nav id="fcjtq"></nav></output></span>

      2. <samp id="fcjtq"><center id="fcjtq"></center></samp>
      3.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游子心衷美文

        經典美文 時間:2019-07-30 我要投稿
        【www.qb552.com - 經典美文】

          北國的大風抽打著我,在這樣的春天,它揚起漫天的沙塵,打磨去我南方培育的縷縷溫情。而我思想的根須,艱難地探索著這塊堅實的土地,我被阻隔,被割離,大風吹去我束束小小的笑語。北國呵,唯有太陽伸出溫和之手,撫摸我心靈的某一處,令我的奔波,耕耘,有了坦然的寧靜。然而這一切,北國之水、大米、羊肉和蔬菜,都無法改變我南方的話語。有著南方松竹悠然和鳥語柔韻的聲音,北國的大風抹不去。

          遙望南方,心靈之泉依然潺潺,依然搖蕩那一片風景。夢里夢外,依然懷著一片長江的波濤,心靈的天空依然回響挾著潮音的汽笛。多少個日子,多少次進入溫馨的夢鄉,我依然走進那清水白日,柳枝拂月,松濤送爽的南方,我走在那紅土的山崗青石的小徑上,走在有漁歌的碼頭和湖畔放鴨織網、門前種植藕荷荸養的人家,走在小河彎彎牧童嬉戲的村野,走在南方的風中和雨中,南方呵,我是你永生永世的尋夢人,在北國。

          漂泊!漂泊,永遠的漂泊,世界很大,風有千種萬種,浮托我生命的所在,只有月明時分,寂夜無聲里我永不褪色的心情。我永生永世尋找的那個人,他是誰?哦,在這個多情的歲月,永遠的南方,我少年時光的明媚,青春時光的顏色都永駐那里了。我的南方呵,我一千遍輕輕地呼喚,我一萬回親切地眺望,你游子的心中,始終跳動著一顆熾熱的心。

          時光如逝水,我思想的萍蹤,在流逝中隱現,起伏波迭,它無法駐守,也無從羈留。我的漂泊是我尋夢的歷程,我的家園在永遠的前方,它是我精神的流向,我的渴思令我不能駐足,我拋離過去,走在現在,尋找未來。我叩問我的心靈,我的太陽它在何方?

          為著追尋那個我永不能抵達之境,我走出草長鶯飛的南方,我像一個行僧,是為了心中的宗教,我的意志在行走中得到打磨,我客居在北國的每一個早晨,每一個黃昏,都默默地思量,我生命中還有多少個日子供我跋涉,還有多長的道路供我尋找?還有多少熱力供我燃燒?我在蒼涼中撫平我的創口,我為頓失的思維而怦然心傷。什么是我可以供奉的神祗?天空向我呈現闊大的蔚藍,浩渺的宇宙,飄蕩著無以窮極的空曠,它汲納我全部的靈魂,令我生出永世的癡迷。

          夢里人生,我不斷修正我行走的姿勢,我總是聽到有一個聲音在遠方呼喚,它讓我的精神之火燃燒不熄。而我也不會中止我的應答,我用我思想的腳步丈量我生命的旅程,我有什么不能拋棄?俗世已經讓我疲憊,讓我在久長的時間里慵懶困頓,讓我險些失去打造自己的太陽的初愿,我既然漂泊如風,我將追逐永遠的季節——自己的太陽。明月和星辰。多少次從夢中醒來,去為生存而奔波,為一些小小的茶食、酒和香煙而攪動腦汁,這樣的時刻我感覺我已經死去,而重回夢中,我才感到我的再生。人生應有一種品格、藝術和邀游太空般的無牽無掛,人應該重新找回失去的樂園。既然不能在森林和溪畔,在日月和鳥聲中漫步,操持長笛,吹奏不朽的自然之歌。那么,就毅然決然地走現實的路吧,不要回頭,不必回頭。南方呵,我無以傾述的心境在此刻漲起孤寂的潮汐,我在夢中游及八方,然而我又清醒如初,我的心頭總也搖蕩那青蔥的松竹,映現明鏡的大水。

          我的渴望不朽。脫離世事的紛擾,獨自在京郊培養詩思,在這闊大的藍天下,聆聽晨光里鳥兒的啼鳴,仰望潔凈的天空,靈魂會歡悅而游。這一段生命的歷程,有什么能夠換取!南方呵,我自知在這樣的境況里,我會洗去心靈的塵土,像最初的那個孩子,在鳳尾竹下遙望明月的清純。然而,我又并非完全無愧于南方的,那樣一片養育過我的土地,那樣清澈而甘甜的河流。面對南方,我羞愧難當的是,我既不斷地洗凈心靈,以使自己進入真正意義上的文人的行列,以使自己向著那些高尚的名字靠近,但有時又拒絕不了名利的誘惑,而步入那塵跡飛揚的名利場,以生存的名義追名逐利。我時常為獲得一些浮華的虛名洋洋自得,為蠅頭小利奔波不已。并且還會忘卻那片母親的土地,清潔的河流以及頭頂的天空,忘卻仰起高貴的頭顱,拋卻應有的自尊,如獵犬一般敞開嗅覺,探尋銅臭的方向。想起這樣的時刻我只有舉起自責的利劍,獨自凄然地切割心靈,令血液把漫漫長夜流淌成紅色。孤寂而黯然神傷。我生命的也為之失血顯露蒼白。詩文也不免染上一些排遣不去的奇怪的氣息。因而我已經無權責備這個包括我在內的世俗,更是無權責備他人,我唯上的權力只有西西弗斯般執著地清洗自己。只有千萬遍千萬遍地對我的靈魂執行拷問。然而南方,或許我終將可以告慰,在今后的歲月里,我會以我的青春化做行行純潔的文字,以潔凈的精神,構筑我理想的城堡。在這樣一個世界,在我全部的生命旅程中,我將以宗教般的誓言宣告,我會在名利以外的天空下行走,并進入我神祗的領地。

          遙望南方,永遠的南方呵,我夢索魂牽的土地,我自告別的時刻便捧起思念,捧起那樣一份親情,我只是懷著為生命注人更多一點的文化,游歷更多一點的河山,洞察更多一點的世事而漂泊,而自我放逐。

          京華的月色,仍是這樣浩渺恬靜,柔涼而清新,悄然地紛灑在我的心頭。我在這樣的時刻獨斟自飲,蒼蒼然而把盞問月,月兒無言,只把如許的清輝注入我的杯盞,注入我的感念里,我的生命中。

        熱門文章
        夜夜撸2019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