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track id="fcjtq"><em id="fcjtq"></em></track>
  • <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legend id="fcjtq"><li id="fcjtq"></li></legend>
      1. <span id="fcjtq"><output id="fcjtq"><nav id="fcjtq"></nav></output></span>

      2. <samp id="fcjtq"><center id="fcjtq"></center></samp>
      3.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男孩看見野玫瑰日記

        日記 時間:2018-09-26 我要投稿
        【www.qb552.com - 日記】

          剛進大學時,偶然聽到那首《三個人的晚餐》,喜歡上黃韻玲,于是找到了《男孩看見野玫瑰》;也是在那個時候,一整個樓道的宿舍電腦里都在重溫著《東愛》里的愛情。

          在寂寞的夏夜,赤著膀子的大一新生們圍坐在電腦前,看著屏幕里的莉香笑語嫣然,那時候的男生大都有了自己的暗戀對象,像一個蓄勢的獵手卻先落入了自己陷阱,只能看著獵物在嬉戲在被獵取。于是常常會觸景生情,覺得木訥膽怯的完治實在讓人氣憤———沒人不喜歡莉香,唯一一個喜歡里美的笨蛋也被我們從大一嘲笑到畢業。

          是的,沒有人會不愛莉香。

          要像莉香那樣,對待愛情坦誠,要像莉香那樣對待愛情奮不顧身。那時候的《東愛》不僅僅是一部連續劇,而是我們的愛情教科書,那時的莉香也不是一個角色,而是我們全部的愛情想象。莉香告訴我們說:“所謂愛情,只要參與了就有意義,哪怕沒有結果。當你喜歡上一個人的那一剎那,是永遠都不會消失的。這都將變成你活下去的一種勇氣,而且會變成你黑暗中的一線光。”于是我們投入到那些明知無果的愛情,可是我們永遠都做不到莉香那樣,我們會嫉恨會自私會狹隘會固執,我們常常頭破血流,然后舔舐傷口越加怨憤。

          大一和我一樣睡上鋪的兄弟是臥談會的主講,愛向我們這些光棍炫耀從初中就開始戀愛的女友和自己強壯的肌肉,并和萬峰老師一起義務地向我們傳授性知識。我們夸贊他“潘驢鄧小閑”五樣利器件件具備,他謙虛地搖手道:“不敢當不敢當,兄弟我也就占了一個‘驢’字。”但是“驢”一般的事物卻不能阻擋他相戀六年的女友跳上老板的奔馳,絕塵而去。那段日子里只見他英雄氣短,長吁短嘆,把銀槍看了,摩挲幾遍,夢里鬼哭,醒來茫然。那一日臥談會上他傷心得五內俱焚,揚言要找那對狗男女打一頓,大家紛紛附和同去助拳,只有我不通事務,貿貿然勸慰他說情愛原本隨緣,既然她不愛你,不如算了。只見他猛然翻起,雙目赤紅,滿面猙獰,大聲喝道:“算什么算,我的女人被人×了!”

          那時的我們完全不能理解那位銀槍兄弟的感受,不知道他那樣的忿恨才是人之常情。三界火宅,遍身蟻噬,事到臨頭,才知難舍。那時的我閱歷尚淺,混淆了理想和現實,虛妄和實在的界限。許多光棍弟兄們的內心深處,依然留著莉香的影子,那是我們的完美情人,也是我們的愛情楷模。于是我們學著去寬容,去執著,去等待,卻完全不知道畫虎不成反類犬,只有歷經了那些世事,才明了電視中的人物太過超脫,而實踐于現實,未免強人所難。

          我們笨拙地學著莉香教我們的橋段,在情人生日的時候偷偷地等著她(他)想制造驚喜,卻遇到了情人依偎在別人的懷里;我們笨拙地對暗戀的人說我會施展魔法,然后低頭吻下,結果卻被輕巧地推開,說這個魔法我見過;我們笨拙地對著情人說要去你的家鄉看一看,卻被驚恐地誤解為要去見家長而遭到拒絕;我們學著去寬容的,變成了放縱;學著去執著的,變成了糾纏;學著去等待的,便成了拖沓。唯一與劇情相符的情節是,我們常常能和莉香得到一樣的臺詞:“你的人生要我來背負的話,太沉重了,不要再來找我了。”

          我們以為真正的愛情就該像莉香那樣,勇敢,執著,專一和義無反顧,就像男孩看到了田野中的野玫瑰,勇敢而執著地去采摘,哪怕雙手被刺得血肉模糊,依然不住手。

          然而,我們終將長大。會變得遲鈍、懦弱甚至殘忍,我們會遇到足夠多的悲傷和背叛,莉香的愛情準則會讓我們索然乏味,痛不欲生。我們會找到更輕松快意的戀愛方式,并認為那才是真正的愛情,像里美那樣的,妥貼、順從以及符合利益。那位銀槍兄弟是早我們悟道的前輩,然而直到現在,這位在肉浪里翻騰的浪里白條,銀槍幾進幾出,身心卻依然無法安頓。不久前去喝寢室兄弟的喜酒,他也在座,說起當年的情形,他憤然甩手:“都過去多少年了,還扯這個,那女人孩子都一大堆了!”轉而又嘿嘿冷笑,悄然說到:“上回在街角遇見她,她喊我,我裝做沒聽見,老子才不理她呢!”那神情像個被搶走玩具小熊的孩子,完全不是多年后完治在街角遇見莉香的情景,那樣的情懷或許只能留在陳奕迅的那首《好久不見》里。

          我不知道愛情的真諦是什么,也不知道生活的真諦是什么,一路跌跌撞撞過來,不過證明了我并不是一個聰明人。然而大多數人卻都期盼著莉香那樣的愛情,最終卻都和里美結婚,心安理得地讓里美蹲下身子在大街上為自己系好鞋帶。

          當年不避燥熱聚坐在電腦前看《東愛》的男孩子們,都有了各自的際遇,他們有的已經結婚,有的依舊單身,他們或許選擇了里美,或許和莉香們手牽手快樂地生活在城堡里。但是不管怎樣,《東愛》里的莉香永遠都停留在青春的光陰里,明眸善睞,巧笑倩兮,每次重溫,手心仿佛都能被那個夏天的汗水濡濕。

          那個時候的我并不知道,黃韻玲譜曲的《男孩看見野玫瑰》是借了舒伯特《野玫瑰》的曲調,更不知道窮困潦倒的舒伯特暗戀的女子最終嫁給了條件稍微富足的面包師,而這位癡情的音樂家卻是死于梅毒。

          陌上花發,閨中頭白,青春的好時光早已過去,當初暗戀的佳人像委頓在角落中的花朵,而自身也如飛舞在虛空中的塵埃,漫無目的卻停不下來。

          然而我相信,曾經愛過莉香的男孩子最終都會幸福,因為他們終在青春中留下了記號,不管是頭發花白牙齒掉光,只要他們再遇到莉香那樣的愛情,就能順著那記號被帶回青春的時光,依舊像清晨田野上奔跑的男孩,遇見了那朵盛開的野玫瑰。

        熱門文章
        夜夜撸2019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