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track id="fcjtq"><em id="fcjtq"></em></track>
  • <optgroup id="fcjtq"></optgroup>
    <legend id="fcjtq"><li id="fcjtq"></li></legend>
      1. <span id="fcjtq"><output id="fcjtq"><nav id="fcjtq"></nav></output></span>

      2. <samp id="fcjtq"><center id="fcjtq"></center></samp>
      3. 歡迎來到原中小學教育資源網!

        有關手表的散文

        散文 時間:2019-08-04 我要投稿
        【www.qb552.com - 散文】

          在我的抽屜里,珍藏有一塊銀白色的的海歐牌手表,它是我上初中那年,母親給我買的,跟隨我至今已有二十九個年頭了,我一直舍不得丟棄它,因為它見證了一段難忘的歲月。說實在的,每當我在家打開抽屜時,我都會情不自禁地從一個紅色的盒子里拿出這塊表仔細端詳,看著它,往事如煙,心潮起伏,記憶深處的思緒裊裊升起,讓我久久難以平靜。

          佩戴手表,無非就是看時間。對今天的人來說,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掌握時間的手段很多,有手機、有電視、有電腦、有廣播、有平板等方式,普通的人群對手表這個東西,好像已經失去了興趣,很少有人戴這個玩藝了。當然,一些商場上成功的人士和部分達官貴人卻是例外的,他們還是要配戴名貴手表的,少則幾千塊,多則上萬元,讓我等良民只有驚嘆的份了!

          表面上看,達官貴人佩戴手表,樹立的是時間觀念,講究的是工作節奏。實際上呢,也不盡然,很簡單,佩戴手表已重新成為一種官場時尚,既是裝飾和點綴的需要,又能彰顯特定人群特有的生活品味或地位。戴手表本無可厚非,權因個人愛好而也。但是話又說回來,只要你佩戴的手表來路正,群眾也是無話可說的,就怕來路不正,一旦犯事,就是“成也手表,敗也手表”,那就危險了!楊“表哥”不就是這樣栽倒的么,也至于一段時間,有很多官員都不敢戴表了。

          在過去,要是有一塊手表的話,那可是一種奢侈,也是一種玄耀,這是當年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事情。你想想,八十年代初期,改革開放才剛開始不久,很多人溫飽問題都還沒有解決,怎么可能就去買這些消費品?那時,家里面如擁有“老三樣”(手表、自行車、縫忍機),那是很了不得的,特別是看到某個人手上戴有一塊手表的話,那是相當地羨慕,要么這個人是吃公家飯的,要么這個人家里較為富裕,按今天的話來說,就是十足的土豪嘛!

          那時的我,心中常常想,要是哪一天我也擁有一塊屬于自己的手表,該有多好啊!當然,這僅僅是一種夢想而也。有時,我也會悄悄溜進供銷社看一下手表的價格,最便宜的好像也要二十幾塊,這對當年的我來說,可是一大筆錢啊。那時,我在太平上小學六年級,我們班上個別家庭條件較好的同學,也偶爾有戴上一塊舊手表之類的,即使是一塊廢表,連指針都不走了,他們也不時有意的露出來讓我欣賞,讓我觸摸,那種感覺很是爽,至今想來,還有一種酸酸的味道,畢竟我是農村長大的娃兒,人家瞧不起,故意擺顯給我看。

          不知從何時起,我想擁有一塊手表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了,我去供銷社偷偷看手表的次數也開始多了,常常在賣手表的柜臺邊久久不愿離去。母親也發現了異常,問我為什么老是愛往賣手表的那個地方跑?那時家里困難,我也沒有跟母親說想買手表這件事,只是說喜歡去那兒逛逛,看看百貨,心情舒服。母親不相信,就追問我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想去偷東西?沒有辦法,我只好把想擁有手表的念頭給母親說了,母親聽了,沉默不語,也沒有責怪我,只是輕輕的說,好好學習吧,等考上初中了再說。那時母親在小學食堂做飯兼做敲鐘的工作,一個月薪水十幾塊,只夠養家糊口,可以看出,母親是痛苦的,她最知兒子的心理,可是家里經濟困難,哪里拿得出錢買這個東西,她也很難過,誰不想自己的兒子生活過得好一點啊!

          我是一個倔強的人,一旦認定了目標,就要努力的去實現.自從我想要買一塊手表的夢想確定后,我就開始想辦法掙錢了,那是候掙錢的辦法很少,對農村的孩子來說,無非就是去棕樹上刮一點棕下來拿到農資公司去賣..或者去山上割一些葛藤曬干后,拿到市場上銷售,僅此而也!那時,每到星期六放學,我就回沙壩老家,在八龍山下自家的山林里,到處找棕樹和葛藤,雖然每次不多,但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幾個月的積累,我收集的棕絲、棕片與葛藤竟有百多斤重了,我悄悄的拿到市場上賣掉,共賣得十二元,數著手上七零八落的散錢,我內心的那個興奮啊,簡直就別提了,無法用言語形容。記得那天,我還特意花了五毛錢去買了兩個大大的面包,飽飽的吃了一頓,也算自我慶賀吧!.回來后,我把錢用布包好,小心的存入柜子的最里層,生怕一不小心錢就會飛了似的。

          八五年的夏天,我以全班第二名的成績,如愿的考上了太平中學,記得去學校報道的頭一天晚上,母親給我講:"你現在考上初中了,明天帶你去買一塊手表,""真的啊?那太好了."我邊說邊跳了起來,那種興奮勁我自己都很少見過。第二天,去學校報道后,我便與母親一起,蹦蹦跳跳的往供銷社跑去,終于看見躺在柜臺里的那塊想斷肝腸的海歐表了,母親對售貨員說:“同志,你那塊表有少的沒得?麻煩你拿過來我們看一哈”。售貨員把我們望了望,乜斜著一雙三角眼,肉嘟嘟的鼻子下,一張懶疙皰似的嘴,叨著一根朝陽橋香煙,嘟嚨著低沉的吼聲:“沒有少的,要買就買,不買就算”!那種話聽起來,很刺耳,心情極不舒暢,很想上去揍他一頓。那時供銷社屬集體企業,計劃銷售,在供銷部門工作的人都非常傲慢和拽氣,按農村的話來說,就是“邀不到臺”,沒有辦法啊,農村人嘛,在那個時候經常受點這種窩囊氣是常有的事。母親見那個售貨員愛理不搭理的,態度又不好,只有叫他把表拿出來,說我們買,我把賣棕所賺的錢交給母親,一共十一塊,母親給我貼了十塊,一共二十一塊錢,付給售貨員,算是把手表買了。手表到手后,我趕忙取出來,輕輕的戴在手上,仔細端詳,仔細撫摸,像是在欣賞一件寶貝一樣,那種滋味,讓人終身難忘。

          自此,這塊海歐表就伴隨我讀完初中、高中和大學,直至參加工作,陪伴我度過了一個又一個難以忘懷的歲月……

        熱門文章
        夜夜撸2019最新版